有喔网 > 惊天大案 > 悬案:黑色大丽花事件至今未侦破

悬案:黑色大丽花事件至今未侦破

  2013年蓝可儿酒店发生一起离奇死亡事件引发了世界关注,因为蓝可儿出事酒店正是当年黑色大丽花惨死的同一地点,黑色大丽花事件至今仍未侦破。那么黑色大丽花事件是怎么回事呢?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悬案:黑色大丽花事件至今未侦破


  黑色大丽花事件现场

  1947年1月15日上午,洛杉矶西南的雷麦特公园(Leimert Park),一位名叫贝蒂•博辛格(Betty Bersinger)的女士带着自己3岁大的女儿在散步时,遭遇了恐怖一幕:草丛中横躺着一具面貌恐怖的女性尸体,其姿势之诡异以至于这位女士在刚看到时 还以为是一个被丢弃的人体模型。在意识到她们面对的是一具尸体后,博辛格捂住了女儿的眼睛,抱着她冲到附近的住户处并报警。

  警察随后赶到了现场,仔细调查了恐怖的陈尸现场:尸体面朝上横卧,全裸,嘴角处被用刀撕开至耳部从而使脸部显现出一种极为怪异的笑容(和蝙蝠侠中的小丑一样),尸体被从腰部割断成两段,手肘高抬至头侧,小臂自然上扬,两腿分开。

  尸体内的血液已被全部排尽,但现场除尸体伤口处以外没有任何血迹,表明此处并非案发现场。而尸体上被清洗过的痕迹也说明了这一点,同时警方还发现尸体的手指出现了皱缩,所以他们认为凶手很可能曾经将尸体置于冰上。

  尸体下的露水表明弃尸的时间可能约为当日凌晨2时。尸检认为,死者腕部及踝部有绳索捆绑痕迹,表明她生前曾经被拘禁于某处;头前部以及右部有擦伤,右侧蛛网膜下腔出血,反映受害者头部曾遭受重击。

  调查过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混乱:当警察到场时,一大批记者和围观者同样闻讯而来,他们甚至冲进了案发现场到处踩踏,因此有些证据很可能已经在第一时 间被破坏。当时警察和媒体的糟糕合作很可能是案件未能破解的重要原因:警察花了数日才实现对案件调查的全面控制,而在此之前,记者可以随意进入警局并抢在 警察之前获得证据。

  案发现场。

  警方在经过初步的调查后毫无头绪,只能先尝试确认死者的身份。警方从尸体上提取了指纹,将其与尸体照片发送到FBI总部并与记录在案的1.04亿个 指纹进行对比,56分钟后,FBI确认这枚指纹来自圣芭芭拉(Santa Barbara)的伊莉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这一结论同时也得到了照片对比的支持。

  黑色大丽花的残酷爱情

  伊利莎白•肖特于1924年7月29日生于马萨诸塞州,在伊莉莎白年幼时,父亲克雷奥(Cleo Short)由于自己经营的高尔夫球场在大萧条中倒闭,伪装跳河自杀,抛下了整个家庭,孤身去了加州。19岁时,伊利莎白踏上了去加州投奔父亲的火车,期 望能够在加州进入演艺界。机缘巧合加上她亮丽的外表使她一度接近了自己的梦想,然而由于未成年饮酒,她在圣巴巴拉被捕,并被送回了麻省的母亲家。

  年轻时,伊莉莎白曾经因为非法饮酒被捕。

  伊莉莎白拥有20世纪40年代女性的理想形象:肉感的大腿,圆润的臀部以及小巧而坚挺的鼻端。接下来的几年,她漫游在全美的各个角落,沉浸于音乐、 夜店及身边沉迷于自己美色的男人们带来的快乐。直到1944年12月31日,她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空军少校马特•戈登(Matt Gordon)。他们一见钟情,在伊莉莎白写给自己母亲的信中,她称戈登上校“十分完美,与其他人不同”,并称对方已经向她求婚。

  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日本投降后,正当伊莉莎白天天盼着戈登上校回国时,她却盼来了一纸阵亡通知书:马特•戈登在一次空难中丧生。伊莉莎白此后一蹶 不振,并恢复了自己放荡的生活。同时,她开始对黑色展现出了一种近乎狂热的爱,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鞋子和提包……据《洛杉矶先驱报》报道,由 于当时电影《蓝色大丽花》热播,伊莉莎白的朋友们开始将她称为“黑色大丽花”。但洛杉矶地方检察官认为这个绰号是当地的媒体炒作出来的。

  在伊莉莎白生命的最后6个月,她奔波于南加州的各个角落。由于没有工作,她甚至难以支付每日1美元的旅馆。旅店同住的室友后来告诉媒体,她当时“没有工作,每晚换一个男友”,“常出没于好莱坞附近”。

  生前最后一个见到伊莉莎白的人名叫罗伯特•曼利(Robert Manley),一名25岁的销售员。他在1947年1月遇到了无处可去的伊利莎白,两人在圣地亚哥的一家旅店休息一晚后,曼利将伊利莎白带到洛杉矶。1 月9日,伊莉莎白告诉曼利自己要去比尔蒂摩酒店(Biltmore Hotel)见自己的妹妹,此后直到伊莉莎白死亡,过去了整整一周时间,而无人知到在这一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验尸官认为,伊利莎白的死因是头部重击所引发的严重的内出血。验尸还发现,尸体内外均未发现精斑,但死者生前曾经遭到过惨无人道地虐待,死后尸体也 遭到了凶手的破坏与侮辱。警方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走访陈尸现场附近的住户及店铺,找寻可能存在的带有血迹的衣物或凶器,除此之外还盘问了伊利莎白超过20名 前男友,不过所获甚少。

  报纸登出的协查令。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案件见诸报端后,居然有超过30人前来自首,声称自己是凶案的始作俑者。虽然这些人不可能是凶手,但警方为了证明他们的清白, 仍然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警方认为,凶手很可能不是伊利莎白所认识的人,而是一个陌生人。由于腰部切断的断口非常整齐,警方认为可能是专业人士所为,为此他 们还向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南加州大学的医学院索取了上百名学生的资料,不过没有发现疑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够被找到,取而代之的是成千上万 可能对案件有帮助的“线索”以及一个个被塞满的档案柜。

  1月23日,《洛杉矶先驱报》接到了一个自称是“黑色大丽花复仇者”的电话,宣传自己将会给报社发去一系列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包裹。第二天,报社收 到了这个包裹,它已经经过仔细地处理,抹去了所有的指纹,里面包括伊利莎白的照片、出生证明、社保卡等私人物品,以及一张包括75名男子姓名的名单。警方 随即对这一名单进行逐一调查,发现这些男人均曾搭讪伊利莎白寻求一夜情,不过都遭到了拒绝。25日,伊利莎白的钱包以及一只鞋被发现于距弃尸现场数英里以 外的街道的垃圾桶内,而最后一个见到伊莉莎白的曼利确认了这些东西属于伊莉莎白。

  洛杉矶警方一度将曼利作为本案的第一嫌犯,不过在两次测谎实验和一些不在场证明面前,警方将曼利释放。此后曼利开始出现幻听,并逐渐精神失常。在他被送进精神病院后,医生曾对他使用过硫喷妥钠,也就是俗称的“吐真剂”,而这次,曼利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清白。1986年,64岁的曼利因意外坠落身亡。此外,警方曾经还怀疑 “口红杀手” 与本案有关,因为伊莉莎白被杀害在德格兰大道(Degnan Boulevard)附近,而口红杀手的的一个受害者的姓氏正是“德格兰”。同时,两起案件中凶手的字条也有相同的特点。

游客
还可以输入140

更多评论...